律師說法

 

 
電話:028-87775033
      
傳真:028-87732232

 

 

 

 

 

 

   

如此判決


來源:本站收集  發布時間:2011/10/10 16:31:22  點擊次數:2917
 

  如此丑陋,何以如此

 案例:

    2009年年底,陳哈明與劉勁松、余華、張德培等四人約定掛靠木船縣建筑工程有限責任公司(下簡稱建筑公司)開展建筑工程,取得了建筑公司的同意。129日,四人與建筑公司簽訂《協議書》,約定:由建筑公司設立該建筑工程有限責任公司成都分公司(下簡稱成都分公司);由四人合伙經營成都分公司,自負盈虧、自擔風險、自行承擔稅賦;四人負責分公司經營活動中的所有事務,承擔一切經濟和法律責任;向總公司一次性繳納風險保證金30萬元;按年向總公司繳納管理費8萬元整;定期向總公司報送財務報表和工程資料;經營期限暫定一年,期滿后視協議履行情況再決定是否續訂等等。

    20101月,陳哈明與劉勁松、余華、張德培等四人簽訂了一份《協議書》,約定各出資8萬元買斷建筑公司的成都市、南充市、綿陽市和阿壩州的市場;前期每人出資10萬元,該筆資金只能用于公司比選活動;各人承擔自己所聘人員的工資和社保等等。

    20102月,建筑公司在成都市工商局設立成都分公司,并指派劉勁松擔任負責人。

    2010616日,張德培認為合伙人不按合伙規則辦事要求退伙,全體合伙人形成股東會決議予以同意。其后,又吸收萬龍加入成為股東。

    2010128日,與建筑公司合同到期后,因各方矛盾不再續約。同日,經全體合伙人決定退還各自部分出資款(張德培的未退,萬龍的全部退還,其余人員還有部分未退)。

    20101216日,劉勁松以各人名義向木船縣人民法院起訴建筑公司,要求建筑公司給付因違約造成的經濟損失330000元;退還繳納的管理費80000元、保證金300000元;給付協議期間應收取的管理費371104.55元;壓證費25729元;設立成都辦事處所收取的管理費約250000元;退還參與比選項目的保證金16000元;退還墊交總公司的社保資金8064元及承擔訴訟費等共計1380897元。經木船縣人民法院調解,達成《民事調解書》:建筑公司當庭退還原告劉勁松保證金300000元、給付管理費280000元合計580000元。

    其后,陳哈明要求劉勁松、余華查賬未果,于20117月向建偉縣人民法院起訴劉勁松、余華、張德培,并追加木船公司為第三人,要求被告劉勁松、余華、張德培退還出資款3萬元;按合伙期間的實際收益和利潤分紅(145000元以上,具體數額以查賬確認金額為準)。

    建委縣人民法院立案后,以簡易程序兩次開庭審理了本案。陳哈明從第三人建筑公司處復印了部分財務資料等證件,并申請法院調取成都分公司的銀行記錄、劉勁松使用合伙資金的銀行卡的記錄,并要求劉勁松提供財務資料。

    庭審中,陳哈明出示了從沐川公司查得的證據如《保證金應收應付明細》、《比選收入明細》、《中標管理費明細》、《總賬》和《現金日記賬》等等,證明合伙經營成都分公司期間盈利(或指至合伙終止日時的資金余額有327萬多元),并以木船人民法院調解書確認的58萬元、被告余華在合伙終止日時的收條所記金額352400為準計算其主張。庭審中,被告一致認為合伙期間一直由劉勁松或其指派人員掌管財務和資金;確認至合伙終止日時的現金余額是481000元而不是352400元;劉勁松挪用合伙資金120000元用于個人在南充市的項目交保證金;以重慶某公司名義所中標(未做)的縣土地整理項目是合伙項目,繳納各項費用156330元,該款只要提供原交款的收據等原件即可退回;一輛比亞迪汽車系用合伙資金購買,現由陳使用,但牌照在劉勁松處;另外,對劉勁松個人銀行卡上的10萬余元存在爭議。從保守的角度出發,陳哈明僅對沐川人民法院調解書確認的58萬元、合伙終止日時的現金余額481000元、劉勁松挪用的資金120000元、以重慶某公司名義所繳納的156330元、劉勁松個人銀行卡上的10萬余元為準,提出要求被告支付22萬余元(扣除已領取的15萬余元后的余額)。

    但劉勁松對陳哈明的訴訟請求毫不認可:第一,陳哈明沒有任何財務資料證據證明合伙期間的盈虧;第二,沒有清算,不了解合伙的盈虧;第三,木船縣法院調解書的金額和合伙終止日時的481000元已經用于支付其他款,已沒有了;第四,以重慶公司名義做的項目,雖然本人有收據,但本人拒絕提供去退錢;第五,其他要求均無證據。同時,提供了陳哈明領款的收據原件、復印了許多從會計憑證上復印來的部分開支依據。

    經法庭做工作,全體合伙人以競價的方式確定比亞迪汽車折價18000元,由陳哈明所有,由陳哈明向其他合伙人支付其余車價款。其余事項未處理。同時,原被告均同意調解。后法庭宣布休庭。

    2011929日,建偉縣人民法院對本案宣判,但當日并未領取判決書,而要求第三人將簽收時間寫為30日,并于30日到法院領取判決書。

    該判決書判決認為:,法院將案由由合伙協議糾紛變更為合伙企業糾紛。原被告等人經營的木船建筑工程有限責任公司成都分公司系合伙企業,應當按照《中華人民共和國合伙企業法》的規定規范合伙行為,在合伙期限屆滿、合伙人決定不再經營時,應當解散。在解散時,應當依法進行清算,現原被告當事人,因無法提供準確、完整的財務資料,無法組織當事人對公司經營狀況進行清算,以致不能確定原被告合伙期間公司的盈虧和財務狀況,故原告請求判令被告向原告分紅的證據不足,本院不予支持。分公司是合伙企業,在經營期滿,未對公司進行清算前,原告要求退還出資款3萬元于法無據,本院亦不予支持。依照《中華人民共和國合伙企業法》第八十五條、第八十六條,《中華人民共和國民事訴訟法》第六十四條,《最高人民法院關于民事訴訟證據若干問題的規定》第二條的規定,判決駁回原告陳哈明的訴訟請求。本案訴訟費3800元由原告承擔。并附了引用的相關法律條文。

    陳哈明對此判決不服,已與近日依法向羅山市中級人民法院提起了上訴。

    點評:

    我們認為一審判決是錯誤的:

    首先,將成都分公司認定為合伙企業違法法律規定。

    根據《中華人民共和國公司法》的規定,母公司是有限責任公司,分公司的性質當然也應當是有限責任公司,將成都分公司認定為合伙企業,系定性錯誤,適用法律錯誤。

    其次,認定事實錯誤。

    成都分公司系木船建筑公司設立的,而不是陳哈明、劉勁松等合伙人設立的。陳哈明、劉勁松等合伙人與成都分公司的關系與合伙經營成都分公司之間的關系性質完全不同,前者是一般合伙關系,后者系承包經營關系而不是合伙企業關系。《中華人民共和國對合伙企業》的組織形式和運行都有非常明確的規定,陳哈明、劉勁松、余華、張德培四人之間的關系并不符合該法的規定。

    陳哈明、劉勁松、余華、張德培四人之間簽訂的《協議書》及其操作情況看也是一般合伙關系。

    劉勁松提供的陳哈明領款的收據原件、許多復印至會計憑證的證據均證明劉勁松持有合伙期間的財務資料,而并非原被告當事人,因無法提供準確、完整的財務資料,因此,財務資料不僅是有的,而且應該是充分的,但提供財務資料的舉證責任應當由劉勁松承擔。

   第三,適用法律錯誤。

    成都分公司不是合伙企業,適用《合伙企業法》當然是錯誤的。

    雖然原告不能提供合伙期間的財務資料,但當事人均確認合伙期間一直由劉勁松或其指派人員掌握財務和資金,并且,劉勁松提供的陳哈明領款的收據原件、許多復印至會計憑證的證據均證明劉勁松持有合伙期間的財務資料,因此,應當根據《最高人民法院關于民事訴訟證據若干問題的規定》第七十五條的規定,由劉勁松承擔舉證的責任,在劉勁松不提供所持有的證據的情況下,應當根據該條的規定,推定原告的主張成立。因此,一審判決適用《中華人民共和國民事訴訟法》第六十四條、《最高人民法院關于民事訴訟證據若干問題的規定》第二條的規定要求原告舉證是完全錯誤的。

    因此,我們支持陳哈明依法上訴。當然,我們也對二審法院的審理和判決充滿信心。

 

    本案最新情況:

    陳哈明上訴后,因臨近年底和春節,二審法院長時間未能通知是否立案,以至于陳哈明煩躁不安。據陳介紹,春節后到法院了解,有關工作人員告訴他,該案情況十分復雜,還需要實際調查,可能需要很長時間,陳一氣之下撤訴。

    唉,如此丑陋的判決,國家法律如此的被扭曲。嗚呼,無語哉!!!

 

 

Copyright © 版權所有 2003-2006 四川合泰律師事務所 ICP備案號:蜀ICP備05032411號
聯系人:劉萍 電話:028-87775033  傳真:028-87732232
地址:成都市西安中路8-40#豪瑞新界大廈B座6樓 郵編:610072[后臺管理]
中國人民共和國律師律師事務所執業許可證號:22012002100565

河南快3一定牛预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