律師說法

 

 
電話:028-87775033
      
傳真:028-87732232

 

 

 

 

 

 

   

股東資格如何確認


來源:2012年12月27日《人民法院報》  發布時間:2013/1/10 15:50:13  點擊次數:2899
股東資格確認標準
 
      【案例簡介】2000年7月,黎禾與田萬欣、稅琴力發起設立某實業有限公司(下簡稱實業公司)。后該實業公司股東經多次變更。2002年4月,實業公司名稱變更為某房地產開發有限公司(下簡稱房地產公司),同年10月,黎禾離開房地產公司。2003年4月,房地產公司股東又變更為某藝術發展有限公司和馬明、楊惠穗,馬明、楊惠穗各向藝術發展公司繳納出資50萬元。2004年,馬明、楊惠穗、黎禾簽訂《股權轉讓協議書》,約定將黎禾名下的房地產公司全部股權轉讓給楊惠穗,該協議書上黎禾的簽名系馬明代簽。2010年,房地產公司股東變更為馬明、楊惠穗。2011年,馬明去世。2012年3月,黎禾提起股東資格確認之訴,要求依法確認其在房地產公司的股東資格。
      黎禾認為:其房地產公司股東資格應依法確認。理由是:1、確認公司股東資格應依據公司章程、工商登記、股東名冊、出資證明書等要件綜合審查;2、實業公司設立時的驗資證明記載其出資35萬元,并人公司執行董事、法定代表人、經理;3、實業公司、房地產公司均未備置股東名冊,未向股東頒發出資證明書;4、房地產公司提交的證據,也不能證明馬明向實業公司及房地產公司交納出資,黎禾不具有股東資格,馬明也不具有股東資格;5、本案系確認之訴,不適用訴訟時效規定。
      房地產公司及楊惠穗認為:黎禾只是實業公司設立時的名義股東,其不具有房地產公司的股東資格。理由是:1、實業公司設立登記的驗資證明內容不真實,發起人均未實際出資;2、實業公司設立時,辦理工商登記資料的簽名是黎禾本人簽名,之后的簽名均由馬明代簽;3、黎禾2002年離開房地產公司至訴訟前,未參加公司的任何經營管理活動,對公司運營情況一無所知;4、黎禾應當在公司營業期限屆滿的2006年4月前知道其股權轉讓的事實,其在2012年提起訴訟,已超過訴訟時效。
      還有意見認為:應以2002年10月黎禾離開公司為界,確認其在此后不具有公司股東資格。理由是:1、實業公司設立時的公司章程、工商登記材料都記載黎禾為公司股東;2、黎禾自實業公司成立起至2002年10月離開公司期間均一直參與實業公司及房地產公司經營管理;3、即使黎禾向公司履行出資義務有瑕疵,不能據此剝奪其在公司的股東資格;4、黎禾2002年10月離開公司,未再參與公司經營管理活動,不再具有股東資格。
 
      一審法院審理認為,黎禾起訴要求確認其在房地產公司的股東資格,只提交了房地產公司前身實業公司設立的工商登記注冊材料,而沒有舉證出公司給其簽發的股東名冊、出資證明等相應證據,亦不能舉出其實際向公司繳納出資的證據。根據實業公司發起股東田萬欣的證言,實業公司注冊登記時各股東均沒有出資,公司資金只有稅琴力交付的租賃費3萬元。另外,黎禾2012年起訴,已超過訴訟時效期間。一審法院據此判決駁回黎禾的訴訟請求。二審法院經審理后也駁回,維持原判。
 
【法官點評】
股權歸屬爭議應以是否出資或者認繳出資為主要審查標準
 
      1、股東資格確認訴訟的審查標準問題
      公司法規定,股東可以分期繳納出資,實行分期繳納出資的,股東雖未出資,公司可以成立。即股東出資和股東資格可以分離。《最高人民法院關于適用<中華人民共和國公司法>若干問題的規定(三)》(以下簡稱公司法解釋三)又規定公司股東瑕疵出資的民事責任,進一步明確如果符合股東資格及股權的外觀形式,即使股東違反出資義務,也應確認股東資格。
      公司法解釋三第二十三條同時規定,當事人之間對股權歸屬方式爭議,一方請求人民法院確認其享有股權的,應當證明以下事實之一:已經依法向公司出資或者認繳出資,且不違反法律法規強制性規定;已經受讓或者以其他形式繼受公司股權,且不違反法律法規強制性規定。依據該條規定,當股權歸屬發生爭議時,當事人應當提供取得股權的實質性證據,證明已經依法向公司出資或者認繳出資。即通過出資、認繳出資方式或者受讓方式依法原始取得或者繼受取得股權。
      根據公司法及其司法解釋的前述規定精神,公司股東取得完整股東資格和股東權利,必須符合實質要件和形式要件。實質要件是出資,形式要件是對股東出資的記載和證明,即公司章程記載、股東名冊記載、工商部門登記。股東資格確認糾紛,不僅僅發生在公司股東與股東或者股東與公司之間,在公司債權人要求公司股東承擔有限責任之外的其他民事責任時,也必須對當事人是否具有公司股東資格進行確認。公司法及其司法解釋強調股權取得的形式要件的意義在于對公司股東以外的第三人權益的保護。對于公司內部關系而言,實際出資是股東對公司最重要的義務。因此,對于股東資格確認訴訟,首先應當區分當事人爭議的法律關系性質是屬于公司內部法律關系還是公司股東與公司之外的第三人之間的公司外部法律關系,然后確定相應的審查標準:在訴訟涉及股東與公司之外第三人之間的外部關系上,應貫徹外觀主義原則,保護外部善意第三人因合理信賴公司章程的簽署、公司登記機關的登記、公司股東名冊的記載而作出的行為效力;在公司股東之間因股權歸屬產生爭議時,應注重股權取得的實質要件,即是否實際出資,是否持有出資證明書,是否行使并享有股東權利。
      具體到本案,黎禾主張享有房地產公司的股東資格,房地產公司及公司現股東楊惠穗并不認可黎禾的主張,本案糾紛系房地產公司內部股東因股權歸屬問題發生爭議,不涉及公司之外第三人。由于黎禾主張的股權并非以受讓或其他形式繼受取得,因此,應重點審查黎禾是否具備享有股權的實質要件,即需證明自己已經依法向公司出資或認繳出資。
      2、股東資格確認之訴是否適用訴訟時效規定的問題
      本案一、二審期間,房地產公司、楊惠穗均主張黎禾提起本案訴訟已超過訴訟時效,提出訴訟時效抗辯。一審法院援引最高人民法院給江蘇省高級人民法院的(2001)民二他字第19號《答復》中股權受到侵害時,請求法律保護的訴訟時效適用民法通則第135條的規定,認為黎禾對2004年簽訂的《股權轉讓協議》提出異議,但其作為股東最遲應當于當年7月定期召開股東會之時知道其股權已轉讓的事實,或者作為公司股東應在公司營業期限屆滿時知道其股權轉讓的事實。其在2012年起訴,已超過訴訟時效,喪失了勝訴權。
      我國法律、法規及司法解釋對確認之訴是否適用訴訟時效制度沒有明確規定。依據最高人民法院《關于審理民事案件適用訴訟時效制度若干問題的規定》精神,當事人可以對除支付存款本金及利息請求權,兌付國債、金融債券以及向不特定對象發行的企業債券本息請求權,基于投資關系產生的繳付出資請求權等之外的債權請求權提出訴訟時效抗辯權。即當事人可以對上述債權請求權之外的債權請求權提出訴訟時效抗辯。我們認為,訴訟時效的客體為請求權,與實體法上的請求權相對應的訴為給付之訴。對于當事人在確認之訴中提出的訴訟請求所對應的實體法上的權利并非請求權,而是形成權。雖然名以上被稱為請求權,但實質并非訴訟時效客體的請求權。
      就本案而言,黎禾請求確認其為房地產公司的股東,其請求權的實質是形成權,因此,其訴訟請求不適用訴訟時效的規定,房地產公司及楊惠穗關于黎禾的起訴已過訴訟時效的抗辯不能成立。雖然二審法院予以維持一審法院的判決,但二審法院認為一審法院適用訴訟時效規定,認定黎禾的起訴已過法定訴訟時效屬于適用法律錯誤。
 
(本案具有十分的典型意義,故摘錄至此)
 

Copyright © 版權所有 2003-2006 四川合泰律師事務所 ICP備案號:蜀ICP備05032411號
聯系人:劉萍 電話:028-87775033  傳真:028-87732232
地址:成都市西安中路8-40#豪瑞新界大廈B座6樓 郵編:610072[后臺管理]
中國人民共和國律師律師事務所執業許可證號:22012002100565

河南快3一定牛预测